1分幸运28
山西機械高級技工學校
信息詳情
深山里走出來全國“技術尖子”------記山西機械高級技工學校07級焊工7班學生薛利欣
作者:曹克順 發布時間:2014-06-13 13:31:40

 “要想取得成功,必須自己和自己搏斗,才能夠征服自己。”——引自薛利欣日記

   他,原本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山里娃,短短幾年光景,靠國家助學金資助,也憑著自身不懈的努力,最終在全國技工學校專業技能大賽中一舉奪得了個人第二名,成為華夏大地上技工學校學子中屈指可數的技術尖子。
   此時此刻,筆者禁不住仔細地打量著這位坐在對面的小伙子:個頭不高,白皙而稚氣未脫的面容,配上那副黑框眼鏡,益顯柔弱和文靜。若不是彼此早已熟悉,我實在不敢把眼前這個大男孩與自己筆下的傳奇版故事劃上等號…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、山溝里走出來的窮孩子
    1991年出生的薛利欣,從小生長在山西省臨縣的一個窮山溝里。
    臨縣地處山西呂梁地區,是全省排前幾位的貧困縣,那里土地貧瘠、十年九旱。3孔黑乎乎的窯洞里住著一家6口人,屋里除了幾床舊棉被,幾件破舊的家具以外,幾乎找不到什么值錢的物件了。年幼的薛利欣為了求學,每天天不亮就起身,沿著陡峭的山路步行十幾里,才能走到學校。放學以后,他總是把書包一放下,就到地里幫父親干農活兒。
    也許正應了京劇樣板戲中一句人們熟悉的唱詞:“窮人的孩子早當家”。上了中學的薛利欣已經非常懂事了,每逢學校放假,他總是急急忙忙趕回家,為的是多幫父親干點農活。曾經當過兵的父親,如今再也看不到從前那健壯的肌肉,兩鬢已初現白霜,可為了全家人的生計和4個孩子的學費,依舊起早貪黑地在黃土地上“刨食”。薛利欣,這個剛剛十六七歲的孩子,每每扛著七十多斤重的麻袋,里面裝著從地里收獲的玉米、山藥蛋,頭頂著火辣辣的日頭,一趟又一趟地扛到兩百米開外的公路邊,裝滿一車后運回家。到家后顧不上喘口氣,抄起水桶扁擔到一里路以外的溝底挑水,回家后天早已大黑了。“如果不是后來考上太重技校,我也許一輩子見不到省城是個啥模樣。”說這話時,薛利欣靦腆地笑了。
     2007年來到太重技校(即山西機械高級技工學校,以下簡稱太重技校)后,薛利欣與其他貧困生一樣,享受到國家資助的每學期750元助學金。或許在那些“富二代”孩子們眼里,這些錢甚至還不夠他們的一頓飯錢,可對薛利欣來說,這就是鑄就他一生前途和事業的基石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、技校里走出來的三好生
    筆者認識的一位技校老師,他說過這樣一句話:“這些年我教過的學生中,大凡從鄉下來的農家孩子幾乎都有兩個共同的特點:“一是節儉,二是吃苦。”這兩個特點在薛利欣身上體現的尤其明顯。
    薛利欣上面有兩個姐姐和一個哥哥,連上他姐弟4人都在學校讀書,父母親肩頭的生活壓力有多大可想而知。除了學費以外,家里支付給每個孩子每月生活費是200元,4個人全一樣。為了節約開支,他不得不事事精打細算。一個月200元,分解到每個星期的消費,必須控制在50元以內。也就是說,除了購買必要的用品外,每天的伙食費不能超過6元。開飯時間到了,學校餐廳里飄蕩著誘人的香味,讓人直咽口水。家庭條件好的孩子點菜時,自然少不了紅燒肉、丸子湯,喝礦泉水,可這一切都與薛利欣無緣,他經常是幾個燒餅加上一小包榨菜,外加一碗白開水,就是一頓可口的便餐。有時候中午吃一碗4元錢的素面,對他來說已經算是很“奢侈”了。至于同學們普遍愛吃的“肉菜蓋飯”,因為每份需6.5元,他壓根兒不敢問津。他的衣服,除了學校發的校服外,全身上下都是哥哥姐姐替換下來的舊衣服。
    窮則思變,窮,更能夠勵志。通常情況下,志在頂峰的人是不會在平地上停留的。這個“志”,是一種力度,是內在的力量。日子的艱苦和經濟上的拮據,曾一度使他產生了自卑感,但同時又激發起他奮發努力的勇氣,堅定了自己不甘落后的志向。班里每周大掃除,他總是搶最臟最累的活兒干;學校組織學生勞動,他利用午休時間搬磚,一次搬6塊,來來回回幾十趟,全身的衣服都能擰出水來;上課時他專心致志聽講,認真作筆記,回到宿舍后再擠出兩小時,把一天的知識重新進行消化……由于成績優秀,他擔任了班里的學習委員,年年被評為三好學生。他沒有自滿和驕傲,他深知自己能有今天的成績,離不開親人、老師和社會的關懷。他忘不了兩個姐姐省吃儉用省下點錢經常給他買日用品;忘不了班主任趙秀仙老師犧牲午休時間為他縫補衣服;忘不了在他生病期間老師們把藥品和營養品送到他的床頭;更忘不了學校領導對自己的鼓勵和期望……
    任何成功,都是孜孜不倦、艱苦追求之后的結果,世上絕對沒有輕而易舉就能獲得豐碩成果的便宜事。薛利欣的知識在一天天增長,操作技術在一年年提升。他不僅在理論上精通了《焊工工藝學》、《機械制圖》、《金屬材料學》、《熱處理學》等多門專業學科,還在學校實訓中心熟練地掌握了手工焊、氣保焊、氬弧焊、氣割等操作技能。他的成績在諸多同學中脫穎而出,技術熟練程度更是有目共睹。
     毅力,是巨大而神奇的雕刻刀,只要你牢牢地握住他,便能在人生的堅石上,刻下卓越的痕跡。2010年6月,經過層層選拔后,薛利欣榮幸地被技校確定為參加“山西省第七屆技工院校技能大賽”的選手。距離比賽日期只有3個多月了,分分秒秒都十分寶貴。時至今日,他仍然清晰地記得兩年前那段汗水與意志交織的歲月:“那些天,我迎來了一生中最緊張、最繁忙的日子:清早6點起床,7點到12點是理論培訓;下午兩點到5點半實際操作訓練;晚餐后從6點半起直到凌晨兩點繼續訓練;回到宿舍后,別人倒頭就睡,我還要繼續學習一小時,把一整天的訓練結果重新總結,過過‘篩子’,這樣才能睡得踏實。”“那你每天夜里只睡3小時,精力上哪能支撐得住?”“不,中午抓緊時間還有倆小時午休,這樣算下來,雖然累點,但咬咬牙也還能挺得住。”
    訓練異常艱苦。校園里早已堆放了一摞摞各種不同規格型號的鋼板,供學生實習之用。選手們首先要把整塊的厚鋼板用氣割切割開,然后抬到車上,運往實習基地。“說實話,這些孩子們真的挺懂事,薛利欣他們在操作訓練中很懂得節約,凡是鋼板、鋼管等訓練材料,一直到剩下很小很小為止,焊條也是直到剩下不足一寸不能再用為止。”一位實習基地的老師如是說。
    火一般的日子燃燒著青春,閃耀著生命的光華。距離大賽的期限只有最后5天了,學校宣布停止訓練,以恢復精力和體力。按說這5天時間應該好好地放松放松了,可薛利欣卻舍不得把時間“糟蹋”了,即使是躺在床上,他也沒有半點睡意,閉上眼睛把這些天來所學、所練的一切全部“過電影”,決不留下半點紕漏。
     這一天終于來到了。
    十月,秋高氣爽,“山西省第七屆技工院校技能大賽”的賽場上,爭奪異常激烈。薛利欣以其高超的技藝和出色的表現,一舉奪得了此次大賽焊工中級組個人第二名。僅僅兩個月后——2010年11月8日,他又代表山西省參加全國第三屆技能大賽,一舉榮獲個人第二名,并被授予“全國雛鷹獎”榮譽稱號。
       
三、工廠里走出來的“新生代”
   

      掌聲、鮮花、電視臺記者采訪,數不清的榮譽接踵而來。山西省委組織部副部長、人社廳廳長張健親自到機場迎接凱旋歸來的健兒,并與薛利欣親切握手,勉勵他繼續努力,爭取再創佳績。
    此時的薛利欣,已經不再是一個涉世未深的毛孩子了,生活的磨礪使他具有了成年人一樣的冷靜。他沒有絲毫陶醉,人生追求的腳步一刻也沒有停止。大賽一結束,他就根據學校“強化動手能力,深入車間一線”的安排,來到太重集團公司軋鋼焊接廠裝焊工部,從事焊接操作的頂崗實習。此間,他和師傅們一道參與了太重“三大重點工程項目”之一的“萬噸水壓機全套設備”與7000噸鋁合金擠壓機的開發生產,他的技能在實踐中得到檢驗和完善,工人階級身上的優秀品質深深感染著他,為他日后找準人生的坐標奠定了堅實的根基。
     2011年12月20日,是薛利欣永遠難忘的一天。這一天,薛利欣光榮地被太重集團正式錄用,成為產業工人隊伍中的一員。他深深感謝黨,感謝社會的厚愛;他感謝母校領導和老師們長期以來為他付出的心血;他更感激人民政府幾年來對他的資助,才使他有了今天人生的起步……
    一轉眼半年過去,薛利欣在車間里成為一名大伙兒公認的技術骨干。一位資深國際高級焊接師這樣評價道:“他不僅活兒干的快,而且質量件件堪稱一流,他不愧是我們新生一代工人階級的典型。”
     太重技校自打成立起,60余年為我國各條戰線培養輸送了20000余名高級技術人才。所不同的是,今天從這里走出來的畢業生,遠非老一輩工人可比:他們不但具有高度的政治覺悟和社會責任感,更具有堅實的文化基礎和強烈的創新精神。就憑這一點,他們被譽為工人階級的“新生代”是當之無愧的。在薛利欣身上,我們看到的不僅僅是一個人的成長,而是整整一代人的進步;我們看到的是祖國的未來,是中華民族的希望!
    “對我們青年人來說,最要緊的不是能力的高低,而是有沒有自己的理想。”采訪結束時,薛利欣留下了這句意味深長的話。
    是啊,長江后浪推前浪,江山代有才人出。崇高的理想是一個人心中的太陽,他能夠照亮生活中的每一步路。我們從薛利欣成長的故事中,所揭示的不正是這個并不深奧的答案嗎?

在線客服1: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商務客服: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服務時間:
9:00-18:00(工作日)

1分幸运28

<address id="7jflj"></address>

灵武市| 桑日县| 荃湾区| 沅江市| 和田县| 松原市| 景德镇市| 高州市| 雷波县| 大英县| 阳信县| 东至县| 库伦旗| 贡觉县| 琼中| 阿巴嘎旗| 邻水| 高台县|